谁 之 过(小小说)

来源:机运队  作者:蒋昌明  发布日期:2018-06-04

艾军(化名)从大学采矿系毕业来到煤矿工作,刚好与郑宏(化名)同一寝室,他们如漆如胶、称兄道弟。虽然他们都读同一专业,只是阴错阳差,郑宏爱弄文泼墨,故从事那无“经济效益” 的政工工作。艾军却天天抱着那厚厚的采掘接替、开拓延伸的专业书,痴痴的在知识的海洋里翱翔着,有时为了设计一张图纸,星期天也发神经跑去下井。同事骂他“傻冒”, 因为现在实行市场经济,矿上有的专业人员“跳槽”“ 下海”, 有的干脆不辞而别,令矿长目瞪口呆。可艾军却笑笑:“每个人了都有自己的工作吗。”于是,他由于工作出色很快就被提升为生产副科长,不久又担任了领导25名技术人员的生产科长,成为全矿最年轻的科长。郑宏因有这样的好朋友而感到自豪。

这天,郑宏正在办公室写材料,突然生产科的小刘撞了进来,气喘嘘嘘:“郑…郑…宏!我们科长受伤了。”“什么?”郑宏惊诧于他的话语,劈头一句:“你胡说什么?安全问题岂能拿来开玩笑?”“真的!”小刘极其认真的答道。郑宏立刻扔下手中的笔,急着问:“人在哪里?”“在矿职工医院。” 小刘答。郑宏立即“飞” 一般地冲到医院,进入艾军的病房,郑宏傻眼了,他的右腿被高高吊起,右手臂夹着两块石膏,脸面苍白,“白衣天使”正为他输血,背部、脸部、胸部等都留下一道道血渍和伤痕。郑宏又冲进医生办公室,激动的问:“医生,他的伤势严重吗?”医生十分沉重的说:“大腿、手臂均严重骨折。”郑宏紧紧握住医生的手:“他是矿上的栋梁,前程远大啊!”医生点点头:“我们已尽力了。”“伤愈后,会留下后遗症吗?”郑宏又迫不急待地问。“不敢断定,也许。”医生无奈的回答。“也许?也许?”郑宏自言自语,又回到艾军的病房。艾军很难的睁开眼,朝郑宏苦笑着。郑宏俯在他的身边,尽量克制,可泪水却溢满郑宏的眼眶,只好安慰艾说:“医生说您没事的”。 他点点头,俯在耳边郑宏:“采区设计,开拓延伸……”。这时的郑宏泪水不知不觉顺着两颊流出。

郑宏很是气愤,赶到矿安监处。据安监人员介绍,原来,井下6212采区的+660── +790溜煤上山的钢丝绳坏了,派运输队的3名老工人去换。谁知这3名老工人从经验出发,把新的钢丝绳在没有任何保安措施的情况下,用手抓绳头沿着坡度为35゜的溜煤上山的上车场往下滑,也不通知+660水平的打点工。由于钢丝绳越滑越快,他们拉不住,钢丝绳象一条出洞的巨龙,往下加速猛冲。从+660水平往上走的艾军躲闪不及,被钢丝绳甩出两米多远,重重地摔倒在地,并往下滚,信号把钩工发现异常,立即将其救起,并向矿调度室作了汇报。听了安监人员对事故经过的叙述,满肚子的火气快要暴发了,一向被人认为是温文儒雅的郑宏却脱口而出:“他妈的,严重违章!”

晚上,郑宏回到宿舍翻来复去地睡不着,自个儿“叽哩咕噜” 重复着医生的话:“也许,也许。”是的,艾军这棵刚冒尖的竹笋却被刺伤了,也许前程似锦;也许却从此不能再从事生产工作,永远告别矿山。这是谁之过?让人们去思索吧。

关闭 | 浏览( 186)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